首页 > 史海回望 > 正文

解构中世纪“民族大迁徙”

2015-10-16 16:04:00

东哥特王提奥德里克一世像

公元5-6世纪,亚欧大陆从东到西都出现了大规模的蛮族大迁徙活动,我国史学家习惯上将它当做“游牧世界对农耕世界的大冲击”来理解;在西方学者眼中,它也标志着古代世界的终结和中世纪的开始。但是,近年来,我们的西方同行们对此有了重新认识。

欧洲的蛮族大迁徙包括三个基本因素:日耳曼民族、不断迁徙和日耳曼游牧文化。所谓日耳曼民族,主要包括如下具体种族:哥特人(又分为东哥特人和西哥特人)、勃艮第人、苏维汇人、汪达尔人、法兰克人、盎格鲁·撒克逊人,以及伦巴第人。它们又往往被归属于东日耳曼人和西日耳曼人两大分支。这些民族都处在游牧状态,因此需要不断迁徙。他们崇尚武力,雅好战斗,崇拜战神,具有鲜明的游牧军事文化特色。在历史地图上,这些日耳曼民族分别沿着各自的路径,从某个发源地不断地迁徙,最终在罗马帝国境内某个地域找到长久的栖身之所,建立自己的国家,即蛮族王国。

这种经典性的看法渊源有自。最早可以追溯到这些蛮族建立自己的王国的时候,即公元6世纪前后。为了巩固统治,获得合法性,蛮族国王们开始指示文人修编历史,西哥特王国的乔丹,东哥特王国的卡西欧多里,法兰克王国的都尔的格雷戈里(他本人与国王们过从甚密,但其写作似乎不是由王室授意),诺森伯利亚王国的比德,以及来自意大利、进入查理曼宫廷的主祭保罗。他们不仅留下了传世史书,而且都在书中讲述了类似的大迁徙故事。保罗的书最为晚出,其故事也最为经典。由于人口繁殖迅速,定居于斯堪的纳维亚的蛮族定期抽签选派1/3的人口离开故土,向南向西踏上漫漫迁徙路,经过数百年不屈不饶的前进,最终抵达帝国的心脏地带:意大利。

一直到20世纪中期,这些作家都被当做“天真汉”,他们的作品“真实地”反映了那个质朴而野蛮的时代。但是,纳粹德国借助日耳曼民族历史为自己的帝国扩张活动进行宣传,认为德意志帝国就是日耳曼民族的直接后裔,日耳曼人通过迁徙使得他们几乎控制了整个欧洲,因此,德意志帝国有权统治整个欧洲。这种宣传活动使得历史学家们开始质疑蛮族大迁徙故事的真实性和有效性。战后欧盟的成长,对以欧洲为考察对象的项目提供学术资助,也使得历史学家日益从民族融合的角度来看待历史,不再将现代民族国家的直接前身与大迁徙时代的某个蛮族划上等号,从而执着地追求蛮族的渊源,神话其悠久的历史与跨欧洲的迁徙活动(帕特里克·盖伊著:《民族的神话:欧洲的中世纪渊源》,2002年版)。蛮族大迁徙也就随之被解构了。最为明显地表现于两个术语的使用上:第一是避免使用“民族”,而是用“蛮族”,以免引起现代读者的误会,而且也因为这是当时文献中最常用的词汇。第二是英语世界避免使用“日耳曼人”,而宁愿称呼各个具体的蛮族族名,如法兰克人、伦巴第人等。

20世纪60年代初,德国马堡大学教师文斯库斯发展了该世纪初一度流行的“以文化而非血缘定种族”的观点,提出日耳曼民族是个文化概念,而非种族概念,日耳曼民族只不过是文化构建的结果。具体而言,一群蛮族精英通过军事胜利,吸引其他人群,同时依据自己的“核心传统”进行文化宣传,使得依附者认同他们所宣称的这种文化传统,生成庞大的种族,结为酋邦(部落联盟)。这个过程被称为种族生成。所谓核心传统则是围绕列王的谱系,通过口头传唱的方式,歌颂他们的英雄事迹,最终通过建国之后的那些史书而凝固下来。随后奥地利维也纳大学教授沃尔夫拉姆等人进一步发展其说(被称为维也纳学派),认为这种核心传统的构建不过是蛮族将士在为罗马帝国提供雇佣兵和盟军的过程中,对罗马制度和文化的模仿,也就是说,通过罗马化得以实现种族认同,建立国家。这样一来,不仅独立的蛮族世界不复存在;而且蛮族大迁徙也被改造为以罗马文化为主导,蛮族与罗马帝国之间的互动格局。

上一篇:珍珠港:一群明眼人,一笔糊涂账
下一篇:1945年麦克阿瑟为何没有烧掉日本靖国神社?